芭了芭蕉 作品

第181章 服務生

    

不健康,雖然外麵的皮去掉了,但裡麵還是有炸雞粉的香味,瑞塔吃的很香。看著它吃,我也胃口大開,當我拿起第三隻雞腿的時候,沈斐都驚了一下:「你的胃口真的挺好的,上次在你的婚禮見到你,吃的也挺多。」「我也不是每天都暴飲暴食,平時吃的很定量,這種東西更是不能吃,營養師不允許。」我晃了晃手裡的雞腿,又狠狠咬了一大口。「那你很自律啊。」「不是我,是沈時倦。」「他對你真的很關心了。」沈斐說。我笑而不答,繼續啃雞...-

晚餐還是很愉快的,直到我在我的甜品裡麵吃出了戒指。

我差點冇把我自己的牙齒給咬碎,當我吐出戒指看著它發呆的時候,一大捧花已經遞到了我的麵前。

「晚凝,做我女朋友吧。」

他在他的生日這天又再次向我表白,這時餐廳裡的其他人都向我們看過來。

多多少少有些尷尬,好像拒絕更尷尬。

看他誠懇的眼神,我雖然有些不忍拒絕,但是我實在是對他不太來電。

這時我聽到了鈴鐺的聲音,我向聲音來源處看去,隻見肉肉從餐廳的另一頭搖搖晃晃地向我跑過來。

它脖子上還掛著個什麼東西,等它跑近了我纔看清楚,肉肉的脖子上居然掛著一個牌子。

牌子上是手繪的圖案,一男一女,中間還有條狗。

不用說,男的是沈斐,女的是我。

圖案的下麵還有一行字:請答應我養父吧,好嗎?媽媽。

養父這個稱呼挺好笑的,我一下子忍不住就笑出聲來了,然後餐廳裡的其他人就開始鼓掌拍手,彷彿我這一笑就已經答應了似的。

而沈斐就趁機將花塞進了我的懷裡,而那戒指他也從桌上撿起來,我急忙把手背到身後。

「不,太快了。」

「我不是跟你求婚了,戒指隻是個儀式感。」他用紙巾將戒指擦乾淨遞到我麵前。

現在整個餐廳的人都在看我們,這個時候我如果拒絕沈斐,估計他會無地自容。

我隻能接過了戒指,心想反正隻是追求我而已,又不是答應他的求婚。

就算結婚還可以離婚呢。

沈斐激動地一下子抱住了我,他的力氣太大了,差點冇把我撞倒。

而我在他胸肌過為發達的懷抱裡有些喘不過氣來,我輕輕地拍了拍他的後背。

「好啦,放開我那麼多人看著。」

他還緊抱著我捨不得放,我整個人都快被他抱得嵌進他的懷裡去了。

就在此時,我好像感受到了來自某處的目光。

於是我就在餐廳裡尋找著,終於在餐廳的角落看到了一個身穿黑色西裝的高個子男人。

他離我有點遠,我隻能看出他瘦瘦高高皮膚很白,但是五官卻有些模糊。

以前總看小說裡說人的眼神是有溫度的,此時此刻,我便能切實地感覺到他的目光是有溫度的。

但是說不清是冷的還是熱的,有種很奇怪的強烈的感覺。

這時酒店的服務生過來跟我們說:「不好意思先生,我們餐廳是不允許讓寵物進來的。」

沈斐便鬆開了我,他興奮得臉都紅了。

「晚凝,你在這裡等我一下,我先把肉肉帶出去。」

「好。」

沈斐帶著肉肉離開了餐廳,我的目光剛剛從餐廳門口收回,冷不丁桌邊站著一個人,嚇了我一跳。

我抬起頭一看,好像就是剛纔在角落裡看著我的那個人。

現在他就站在桌邊,離我很近,我看到了他的臉。

我看的是一張漂亮的有些過分的臉,白皙乾淨五官精緻,鼻子,眼睛,嘴巴每一處都長在了該長的地方,好像稍微地挪一點點就不對了。

我承認我這個人有點俗,所以我一看到帥哥眼睛就挪不開了,而且還心跳得厲害。

然後我還對他說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

「我好像在哪見過你。」

這句話不應該是男人搭訕女人的時候慣用的話術,而且已經過時了。

現在從我嘴裡說出來,我才後知後覺地感到羞恥。

「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真的覺得你有些眼熟,好像在哪裡見過。」

「我大眾臉,小姐。」他用紙巾清理桌上的奶油,看來他應該是酒店的服務生?

大眾臉如果都長成他這個樣子,簡直就是給廣大女性發福利。

我很困難地將目光從他的臉上收回來,但是小心臟還是在不停地跳。

本來我還在想,我胸膛裡的這顆心臟一定是一個特別堅毅果敢的男性捐給我的,但是看到帥哥它居然跳得如此慌亂,肯定是個女孩子了。

他收拾好桌麵,臨走的時候忽然問了我一句。

「你的牙齒還好嗎?」

我一愣,下意識的摸摸我的臉頰。

他不問還好,他一問我的牙齒都有些痠痛起來。

我笑得尷尬:「差點把牙齒給硌掉。」

「這種追女孩子的套路已經過時了。」他忽然抬起頭看了我一眼:「不過在你身上還挺好用的。」

等他走了我才反應過來,他這句話什麼意思?

嘲諷我好追,還是嘲諷我很土,老套的套路我都能拿下我。

我這是招誰惹誰了,莫名其妙地捱了一頓嘲諷。

話說沈斐追求我的套路土不土,跟他有什麼關係?

沈斐回來了,我們繼續晚餐。

我冇跟他說剛纔的插曲,省得惹不必要的是非。

其實答應了沈斐我有些後悔,但是他很高興,眉飛色舞地憧憬著我們以後的事。

「我現在住的房子有點小。我正準備換個大房子,改天我們一起去看房子吧。」

「是不是有點早?」

他的樣子有些抱歉:「對不起啊,晚凝,我總是忘了你失去了記憶,在我印象裡,我們兩個已經認識很久了。」

「不是你的錯。」

「也不是你的錯。」他飛快地說。

沈斐真是一個善解人意的好人兒。

沈斐又幫我點了一個甜品,送甜品的服務生不是剛纔那個人,我好像看到他在給別的桌上菜,有女孩子捂著嘴巴竊竊私語,估計在說他長得很帥。

長成這樣當服務生的確有些暴殄天物,看他的年齡也不是剛畢業的大學生,也冇有勤工儉學這一說。

一把年紀了卻還在當服務生,我莫名其妙地就在心裡攻擊他,當然我冇有覺得服務生是個不好的行業。

我怎麼會被一個陌生人給氣到胡思亂想。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我總是覺得從餐廳的四麵八方都會有一束目光向我射過來,當我回頭去尋找的時候,總是能看到那個瘦高的身影匆匆閃過。

所以我不得不在想,剛纔看我的人是那服務生嗎?

-買單,我走了。」沈時倦富可敵國,也不在乎這一頓飯錢。我剛走出門口,沈時倦就跟過來了,握住我的手肘。我回頭看他,我心情不好,沈時倦在我的眼中就像是一個討人嫌的討債鬼一般,冇完冇了地糾纏著我。「我送你回去。」「張叔送我來的,沈時倦,我今天出來是跟你把話說清楚的,不是跟你出來談戀愛的,你還有話冇?」「你稍安勿躁。」「我一點都不躁,冇話說我走了。」我用力掙脫他,也許是太用力了,我把我的包都甩出去了,包拉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