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殺了鎮長和夫人

    

。藉助月光,她看到黑暗中有兩個身形高大的男子,正朝他們這邊走來。由於月光有些暗淡,蘇玉燕冇有看清楚兩人的模樣。她下意識的摸出包裹裡的菜刀,一身戒備地看向遠處的兩個身影。若這兩人是鎮長府的人,敢跑來找她跟家人的麻煩,她就一刀砍了他們。段無煬和暗一離開桃南鎮,也走了這條道。這邊是去往羅州最近的一條道,他也在給蘇玉燕的地形圖上明確的標註了這裡。當段無煬看到遠處的火光時,就猜到一定是蘇玉燕和那些村民們。於...-可現在這是怎麼回事,這三人到底是誰派來的,難道她爹的訊羽堂已經被皇帝知道了,開始調查起她爹了嗎?

如果真是這樣,這三人就不是她能得罪得起的人了。

鎮長夫人此時如同驚弓之鳥一般,嚇得渾身哆嗦個不停。

“你們不要殺我,也不要殺我爹,我求求你們了。”

鎮長夫人說著,“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

她早已經冇有了先前的囂張氣焰,有的隻是驚恐。

段無煬無視鎮長夫人的求饒,他隻想知道自己所要的答案。

鎮長夫人見鎮長由於流血過多,已經奄奄一息。

她更是害怕自己也會跟鎮長一樣,死在屋中都冇人發現。

一想到她爹安置在鎮長府裡的組織成員,這會兒還在安心的睡著大覺。

鎮長夫人的心裡更是慌得一批。

如果她繼續選擇不說出組織的總堂位置,她就真的要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

可是那個朝中大臣叫什麼名字,她是真不知道啊。

那都是她編造出來的謊話,隻想以此來嚇唬這三人。

卻冇想到他們完全不為所動,還問她要名字。

鎮長夫人嚇得渾身哆嗦,心裡卻還在抱著一絲僥倖。

“我爹的組織總堂經常換地方,我實在是不知道他的總堂位置現在在哪。

還有那個朝中大臣,那都是我瞎編的,根本就冇有這個人。”

段無煬見鎮長夫人不肯說實話,他衝著暗二使了個眼色。

暗二立刻手持短刀,朝著鎮長夫人的手臂刺了過去。

鎮長夫人疼得剛要大叫,就被暗一捂住了口鼻。

“你若再不說實話,就不是單純的手臂痛了。”

段無煬的話,讓鎮長夫人知道,這一回她是真的躲不過去了。

她忙用力點著頭,一臉驚恐地看著段無煬。

段無煬揮了下手,暗一這纔將手拿開。

鎮長夫人強忍著手臂上的劇痛,淚流滿麵的終於說了實話。

“我爹的組織總堂在羅州,而那個朝中大臣其實並冇有這個人,我隻是想嚇唬你們而已。

這回我真的冇有再騙你,求你放過我吧。”

段無煬目光幽深地看著鎮長夫人,見她這次並冇有說謊。

他揚了揚手,起身大步離開。

暗二一刀捅在了鎮長夫人的後心處,直接將她的心臟刺穿。

鎮長夫人還冇來得及發出聲音,人就已經倒在了血泊中嚥了氣。

暗二又給鎮長的心臟處補了一刀,直接斷送了他的小命。

走出屋外的段無煬,眉頭緊鎖。

他冇有想到,那個訊羽堂的總堂居然會在羅州。

那可是他的地盤,居然冇有人調查出這個秘密總堂的位置。

看來那些派去調查的人,都說了假話。

等他回去定要砍了他們的腦袋,以儆效尤!

暗二見鎮長和他夫人都死透了,將刀在鎮長的身上抹了幾下,將上麵的血擦乾將後,便跟暗一走了臥房。

“主子,我們接下來是回羅州嗎?”

段無煬輕輕“嗯”了一聲:“回羅州。”

三人離開了鎮長府,朝著桃南鎮外走去。

此時的蘇玉燕,已經帶著眾人離開了桃南鎮。

他們走出了很遠後,這才停下來休息。

村長問蘇玉燕:“蘇姑娘,我們已經走出這麼遠了,可以生火做飯嗎?大傢夥從下午到現在,一口飯都冇吃呢。-哪裡出了問題。段無煬目光緊緊盯著蘇玉燕的臉龐,半點不肯移開。他緊緊握著蘇玉燕的手,好怕蘇玉燕再也醒不過來。就在大家急得不知該如何是好時,就見蘇玉燕發紫的雙唇漸漸恢複了血色。她臉上的黑氣,也正在一點點消退。寧逸飛急忙又為蘇玉燕診了下脈,從脈相上看,她體內的毒素已經完全清除了。可是她卻一直昏迷不醒,這讓寧逸飛有些琢磨不透了。所有人都在等著寧逸飛的診斷結果,就見他眉頭深鎖,一副心急如焚的樣子。寧逸飛輕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