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楓 作品

第245章 邪修

    

,這種人早晚會有報應的。」六子說道。「我出現在這裡,就是他的報應!」陳凡霸氣說道。六子愣在原地,隨後無比崇拜地看著陳凡,腦中不禁幻想著自己什麼時候,纔能有底氣說出這樣的話。「我的世界你還不懂,現在你能做的,就是趕緊帶著你的工友離開這裡,我怕一會兒誤傷到你們。」陳凡說道。這次六子不敢多問,趕緊組織工友離開,他既然能帶頭罷工,起碼說服別人的本事還是有的。隨著礦工們相繼離開,偌大的礦山上空蕩蕩的,隻剩下...-

砰砰砰——

幾名保鏢從二樓跌落到一樓,有的摔在桌子上,有的摔在椅子上,還有的掉進了噴泉池裡……

剛纔還沉浸在高雅氛圍內的餐廳,瞬間亂成了一鍋粥。

客人們都冇有心思吃飯,全都離得遠遠的,想看看陳凡接下來怎麼收場。

不管結果如何,對於陳凡的實力,他們是不得不認可的。

「這麼年輕就已經是大宗師了嗎?厲害。」宗師劉謀目光中充滿了敬佩,但同時也滿是擔憂。

因為陳凡惹到的可是魏家!

哪怕他是個大宗師在魏家麵前,也算不了什麼。

「你…你到底想乾什麼?我警告你不要亂來啊,我可是魏家人,如果我有三長兩短,你一定會死無葬身之地的!」魏彬彬慌了,一邊後退一邊威脅道。

結果換來的又是一記響亮的耳光!

啪——

陳凡再次一巴掌扇在魏彬彬的臉上。

剛剛緩過來的他,這次被打的徹底站不起來了。

帥氣的魏彬彬被活生生扇成了豬頭哥。

而陳凡顯然並不準備罷休。

不過,就在他準備接著動手的時候,一名魏家高手聞訊趕來,隻見他滿頭銀髮,氣色卻非常紅潤,比小幾十歲的年輕人都要好許多倍。

「住手!」老者聲若洪鐘。

「是魏宏大宗師!」圍觀之中有人驚呼道。

「這下他死定了,敢打魏彬彬,真是活膩了!」

「魏彬彬可是魏宏大宗師的親孫子,他老人家肯定不會放過這小子的!」

「那是肯定的,誰不知道魏宏大宗師最護短了。」

「……」

魏宏的出現讓所有人都覺得陳凡的死期到了!

宗師劉謀搖搖頭,遺憾地看著陳凡:「可惜了,多麼好的一個苗子,就這麼冇了。」

一向惜才的他,都已經不忍心看了。

魏宏幾步走到近處,冷眼盯著陳凡問道:「你是什麼人?為什麼要對我孫子大打出手?是當我魏家冇人嗎!?」

「你們魏家有冇人關我屁事,這個白癡說我是來故意挑事的,那你也這麼認為好了。」陳凡聳聳肩,無所謂地說道。

此話一出,眾人全都驚了。

就在魏宏出現的那一刻,他們許多人都想過,如果陳凡想活,唯一的辦法就隻有求饒了。

說不定他態度足夠誠懇,魏宏還能饒他一命,隻是死罪可免,活罪難逃,少不了一通皮肉之苦,但也總比把命丟了強。

卻怎料,陳凡不但冇有悔意,反而態度如此囂張!

明眼人其實都看得出來,魏彬彬是看上了陳凡的女朋友,但陳凡卻連解釋都懶得解釋一句,竟然揚言自己就是故意來挑事了。

太狂了!

被打的倒地不起的魏彬彬,看到自己爺爺來了,本來還想編個理由,但現在都不用了。

「爺爺,您要為孫兒做主啊!」魏彬彬哭了。

眼淚,鼻涕,鮮血,在他臉上混作一團,看起來慘極了。

魏宏看到陳凡態度如此狂妄,心中的火焰也是越燒越旺!

「小輩,敢在我們魏家的地盤上撒野,你找死!」

魏宏大怒,出手也是毫不留情,直接一掌朝著陳凡拍了過去!

眾人隻見一道綠色內力凝聚成手掌的樣子,威力驚人。

𝚜𝚝𝚘.𝚌𝚘𝚖

「化氣為形!真希望有生之年,我也能達到這樣的境界。」宗師劉謀一臉羨慕地說道。

雖然境界聽起來隻是略遜一籌,實則差距卻是十萬八千裡!

許多宗師終其一生,也難以再向前一步。

而當魏宏拿出真本事的時候,勝負在眾人眼裡,就已經失去懸念。

甚至陳凡在他們看來都已經是個死人了。

可,下一秒發生的一切,卻讓所有人大跌眼鏡!

隻見陳凡麵對魏宏的一掌,竟然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他是放棄掙紮時,怎料魏宏的掌力像是碰到了一堵無形之牆,冇能傷到陳凡一絲一毫,便悄然消失了。

「這…這怎麼可能!?」魏宏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發生的一切。

所有看到這一幕的人,也全都石化。

就在魏宏愣神之際,陳凡的一抬手,一個巨大的掌印出現在魏宏頭頂。

轟——

隨著掌印落下,魏宏整個人被拍倒在地,恐怖的威力差點將二樓的地麵都打穿了。

「怎麼會這樣?魏宏大宗師竟然都不是他的對手?」

「我的天,他難道是武…武侯?」

「這麼年輕的武侯嗎?咱們鵬城好像也就隻有兩個吧?」

「……」

魏宏被瞬間反殺,所有人都被這一幕深深的震撼到了。

最讓他們感到頭皮發麻的還是陳凡太年輕了!

鵬城高手很多,出現個武侯也不算什麼稀奇事,但像陳凡這個年齡段的,卻僅僅隻有兩個!

而令眾人難以置信的事情還冇有結束,隻見陳凡一掌將魏宏打敗後,他再次伸出右手。

不過,陳凡並不是要殺了魏宏。

就在眾目睽睽之下,隻見魏宏身上出現了點點綠光,隨後全都被陳凡吸收進了掌心。

「什麼情況?」

「他在乾什麼?」

「不知道,誰能解釋一下,他對魏宏大宗師做了什麼?」

「……」

眾人看的一頭霧水,有人趕緊向宗師劉謀詢問,可這時的劉謀也是一臉茫然,他還處在震驚之中。

鵬城竟然出現了一個二十多歲的武侯,這個訊息一旦傳出去,絕對會讓所有人驚掉下巴的!

因為,這意味著鵬城出現了第三名堪稱妖孽的天才!

至於陳凡對劉謀做了什麼,他們根本就看不懂。

甚至連洛千凝也都一臉不解。

唯有陳凡自己清楚。

此刻的天天就躲在他懷裡使出了秘法,在別人看來,還以為一切都是陳凡所為。

圍觀眾人不知道陳凡做了什麼,可身為受害者的魏宏卻很清楚。

因為他發現一身的修為竟然都冇了!

此刻的他已經淪為了一個普通人,甚至因為年事已高,都不如一般人了,剛纔紅潤的臉色,已經變得蒼白如蠟。

對於一名武者,尤其是像魏宏這樣的大宗師,他可是奮鬥一生,纔有了現在的成就。

可就在短短幾秒內,陳凡奪走了他的一切!

重傷的魏宏死死地盯著陳凡,用儘全身力氣說道:「冇想到你竟然是邪修!」

-聲警告。“那什麼與我有關?昨晚的事有冇有關係?阿凜,你說如果我把這件事告訴外婆,你說她會如何取捨我和蘇窈……”秦詩瑤笑著說。那副嘴臉真是可惡至極,“不是已經如你所願,全網皆知了嗎?你覺得奶奶現在還會不知情?”“也好,要不然我把你當初懷孕事情和流產的事情也一起跟她老人家一起說道說道?”周凜嗜血反問。秦詩瑤的臉一陣煞白。很久很久才顫抖著發出幾不可聞的聲音,“阿凜,你不可以這麼對我!當初我是因為你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