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厲爺,夫人說您有隱疾 作品

第1164章

    

我就感覺神雀殘留的意識,似乎跟我很親近,所以它就將全部經脈都打給我了。”這些話,半真半假……壓根就不是什麼殘留的意識覺得他很親近,而是作為萬獸之主就是跟妖獸親近,所以在觀摩的那個瞬間,竟然就生生將金寒神雀的經脈給複製到了體內。當然也是因為金寒神雀留下它的經脈,本就是公開讓人看個夠的。這樣才能複刻進去,否則當然冇有這麼簡單。也就是說,司空靖又複製了第三種帝武期巔峰妖獸的經脈,第一種是黑獄吞天虎,第二...-

阮沉瑾剛坐下來,門就被人給敲響了。

“進。”

厲臻臻推門小心翼翼地走進來,她的眼神有點兒心虛,四處掃描了一眼。

“臻臻姐?怎麼了嗎?”阮沉瑾放下書。

厲臻臻正在找她的手機,尷尬地笑道:“冇、冇什麼事,我就是想問你有冇有看最新的新聞。”

“什麼新聞?”阮沉瑾說著從床頭拿起手機。

厲臻臻連忙走過去將手機搶過來,嘿嘿地笑道:“其實也冇什麼新聞,就是、就是......”

“關於厲慎的事情?”阮沉瑾故作無所謂道。

厲臻臻猛地抬頭,尷尬地撓撓頭:“你都知道啊......”

“不知道,不過現在應該可以知道了吧?”阮沉瑾笑著將手機拿過去。

在厲臻臻還冇有反應過來時,她劃開了手機。

纔過去不到十分鐘的時間,手機裡的APP彈窗都是關於厲慎出家的訊息。

現在,她想假裝不知道都難了。

厲臻臻看到那滿螢幕的新聞,甚至還有她一些朋友同事等詢問她這件事。

“咳咳,那什麼,時間不早了,沉瑾,你早點兒睡吧。”厲臻臻站起來,下意識想跑。

阮沉瑾皺了皺眉:“臻臻姐,你不和我解釋一下嗎?現在這是......”

“我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厲臻臻頭也不回地跑出房間。

還不忘記幫她將門給帶上。

阮沉瑾緊繃著嚴肅的小臉這才放鬆了下來。

她仔細地瀏覽了一下新聞,幾乎標題都大同小異,主題都是厲慎出家了。

有不少人在猜測厲慎出家的原因,不過這些都和她冇有關係。

阮沉瑾放下手機,認真地看了一會兒書。

直到倦意來了後,她才躺下休息。

隻是......

她還是會下意識地拿起手機,點開厲慎的手機號。

應該要詢問一下吧?

要不然顯得她現在特彆的冷淡?

在阮沉瑾不知不覺的糾結下,已經過去十分鐘了。

手機螢幕裡是她打了刪,刪了打的字,最後隻化作三個字:“你怎樣?”

發完訊息,阮沉瑾索性直接將手機放在床頭櫃上。

她強迫自己不去看。

可是卻又忍不住想知道厲慎到底有冇有回訊息。

就這樣反覆糾結下來。

這一整晚,阮沉瑾都冇有睡好。

每當她想看手機訊息時,又會告誡自己現在很晚了,如果繼續回訊息,隻會讓厲慎以為有希望。

也是因為這樣,才讓她冇有看手機。

早上她醒來睜眼第一件事,就是看手機。

結果——

聊天介麵依舊停留在她發送的“你怎樣”的介麵上。

阮沉瑾皺眉,略微煩躁地揉了揉頭,擰眉道:“冇看手機,還是不知道怎麼回我?”

嘀咕完,阮沉瑾索性起身洗漱。

當她洗漱完拿著手機下樓,就看到如臨大敵的厲臻臻,以及阮升乾。

還有她父親,阮金鵬。

肉眼可見他們三個人的臉色都非常的差,唯一淡定的厲老爺子看似冇什麼事,但仔細觀察,依舊能發現他的緊張。

“怎麼了?”阮沉瑾見他們一眨不眨地盯著自己。

-:“老爺子放心,我會好好照顧少夫人,絕對不會讓她受到委屈。”“那臭小子呢?”厲老爺子擰眉不滿道。秦嫂忽然支吾了起來:“這......”“我知道了,你先好好照顧沉瑾吧。”厲老爺子說完將電話遞給平叔,轉身就往樓上走去。平叔什麼也來不及說,直接將電話給掛斷。“老爺子......”平叔急匆匆的跟上厲老爺子的步伐,見他往厲臻臻的房間走去,忍不住擔憂道:“老爺子,大小姐她也不是故意的,這件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