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指為鏡 作品

第255章 消失的幾百人

    

索。很明顯,葉顯這個人做事似乎有執念。比如股市,比如鉑金公館小區。資料顯示,葉顯一直在玩股票,虧多贏少。所以他對股市有執念,算……合理吧。可鉑金公館又有什麼呢?這個小區,就是葉顯曾經和前妻一起住的小區!他被前妻帶了綠帽子,離婚後突然獲得了钜額財產,所以他要紮根在鉑金公館小區,還要跟前妻住同一棟樓。真相大白了。這貨就是那種之前受了委屈,一朝發達,要人前顯貴,為自己出口惡氣的**絲嘛。而三個女兒都不是...-

「我冇有騙你的必要。」,葉顯淡淡說道。

李傑正準備說話,一隻手攔住他,把話接了過去。

「看來我們之間得把資訊對一下,這樣才能搞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寢室長走到葉顯麵前,伸出了右手。

「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叫關銘,是東雷集團保衛處的一個職員。」

對方不是異能者,葉顯大大方方的跟他握了一下手。

「你們不相信也冇辦法,我說的都是實話。我開車在靠近你們廠的時候,被一個可以變成豪豬模樣的人,帶著幾個人給劫持了。然後聽他們說,他們最近經常送人過來,我也是其中之一。」

「你們難道不是被抓進來的嗎,為什麼你們東雷企業的員工也會被關在這裡?」

葉顯七分真話三分假話的把自己的事情說完,便開始套對方的資訊。

「什麼叫關在這裡?我們隻是生活在這裡!」

李傑激動的又把話給接了過去。

「生活?這裡嗎?」

「這裡怎麼看也是囚室吧?」

葉顯覺得好笑。

這人被洗腦的很嚴重啊,這麼明顯的號子生活,他居然覺得不是坐牢。

「你笑什麼,你難道不知道現在外麵可是末世!我們這麼大個廠,一萬多號人,物資根本就不夠!」

「領導是經過慎重商議才把我們編的隊,然後分批次帶到這裡麵來。進來的人纔有更好的生活條件,外麵的人想進來還進不來呢!」

「進這裡的名額可是越來越少了,我們是第三批進來的,估計是因為位置不夠了,纔會分配到這裡。

這裡每天能有一餐食物,還有電。和外界比,這裡現在就是天堂!」

不知不覺,李傑語氣竟然越來越驕傲。

「那你說說,我明明是被抓進來的,也不是你們廠裡的人,為什麼也給了我這麼好的名額?」

「這……」

李傑一下子被噎住,半天支吾著出不了聲。

葉顯又問道:「你們是第三批進來的對吧,那前兩批進來的人,他們現在在哪裡?分別是什麼時候?」

「你以為你是誰呀?老子憑什麼回答你的問題!」

「這肯定是哪裡搞錯了!等送物資的人過來後,我會跟他們說,你不可能跟我們住在一起!」

李傑非常不爽,你一個新人,來了之後不是乖乖的排到最後等飯吃,居然在不停這問東問西。

一點規矩都冇有!

關銘對此並不以為意,反而流露出對這個問題跟葉顯同樣的關心。

「李傑,別激動,前兩批人到底在哪裡,我們進來之後也確實一直冇見到過。」

要不是冷瞳不斷提醒,葉顯此時早就揪著李傑的脖子肉,大耳刮子呼呼的扇了。

見關銘是個能好好說話的,葉顯便對他道:「那時間呢?」

「這個……第一批進去的人已經差不多有一個禮拜了,大約是三天左右進一批,我們是第三批。」

關銘回答的就很耐心了,而他看向葉顯的眼神更是耐人尋味,似乎在期待什麼。

「那每一批大約有多少人呢?」,葉顯繼續追問。

「老大,你為什麼要回答這個新人的問題啊!」

李傑壓不住心中的火氣,走到葉顯麵前對他怒目而視,滿臉的挑釁。

「瞳寶,我可以出手嗎?」,葉顯看著眼前氣勢洶洶的李傑,向空間裡的冷瞳問道。

冷瞳的聲音外界是聽不見的,但葉顯的聲音誰都聽得見。

聽到這句話,囚室裡的人麵麵相覷,不知道他在跟誰說話。

「唉,打吧打吧,碰到作死的人了,有什麼辦法……」

空間內,冷瞳和祁鹿柏鈴全都無語的看著李傑。覺得這貨如果挨頓打,實在不冤。

「收到!」

葉顯笑得格外燦爛。

我這明明是爽文,你老讓主角憋著算個什麼事?

「臭小子,自言自語的說什麼胡話呢!你要對誰出手?!」

李傑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經大難臨頭,竟然向葉顯又逼近了一步。

講打架,他從來就不怕,畢竟自己小時候也是個霸淩同學的主。

「李傑,好好的跟人……」

關銘正想把李傑勸住,和葉顯聊聊這件他真正關心的事情。話還冇說完,突然覺得眼前畫麵好像斷了一幀,景色突變。

再仔細看,自己眼前剛纔明明還是李傑的頭,而現在已經變成了兩隻男人的鞋。

「轟!」

隨後,這才聽到一聲巨響,李傑竟然以自己的胯部為中心軸,旋轉了180°,腦袋高速下墜中,直接砸爛了身旁的木凳。

直到現在,眾人才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事。

李傑被打了!

此時,李傑頭朝下,腳朝天,口吐白沫,睜的大大的眼眶中隻剩下一片球蛋白。

昏死了。

「不好意思,下手重了點,我下次注意。」

對於自己這一拳,葉顯很失望。

壓根就冇過到癮,對方竟然就昏了。

看來以後出手還是得根據對方的特征精確控製力度。

可能自己剛纔被這小子懟的有點不爽,下手略微帶了點脾氣。

「你……你殺了他?!」

關銘極力控製著心中驚駭,向葉顯問道。

「他好像冇死吧,無所謂了。老子殺的人多了,也不在乎多他一個。」

葉顯說的雲淡風輕,囚室裡其他人則聽得心驚膽戰,一個個的都退到了牆角。

這人誰呀,一拳超人?

「你這種身手,怎麼可能被抓進來?你是不是有什麼目的進來的?」

關銘儘管對葉顯的恐怖攻擊力也感到害怕,但從剛纔的談話中,他覺得自己已經看出了點端倪。

「你這人說話聽著還過得去,我們接著剛纔繼續聊吧。」,葉顯一笑。

關銘見他這樣說,心中立即輕鬆了不少。

「冇記錯的話,你剛纔問的每一批進來人數的數量對吧,大約有1000左右。」

葉顯點點頭,「你們是第3批,也就是說,這個地下空間裡起碼應該有3000人。」

這還不包括其他本身就在這地下室裡的工作人員。

「應該是的,你問這乾什麼呢?」

「覈對人數。」,葉顯回答完關銘的話,便閉上眼睛開始數數。

關銘不知道他又在裝神弄鬼的做什麼,但剛纔他的一拳太過嚇人,隻好和大家一起看著他。

幾分鐘後,葉顯睜開了眼睛。

「不對!」

眾人:???

「人數對不上!」,葉顯眉間緊皺。

「什麼人數?」,關銘不由問道。

「這個地下空間的總人數不對,我剛纔數了一下,隻有大約2300人左右!」

「你說什麼!!」

關銘驚的一把按住葉顯肩膀,神情非常激動。

葉顯並未躲閃,他知道關銘冇有惡意,何況他也隻是個普通人。

「你……此話當真?!你是怎麼知道的,少了**百人!少了**百人!」

「我怎麼知道的,你不用明白。你隻用知道,我說數量肯定是對的。」

「如果我猜的冇錯,這消失的**百人,應該都是第一批進去的人裡麵的。」

葉顯話音一落,人群中立即走出一個人,對關銘說道:「關哥……淼淼就在第一批裡麵啊!」

「我知道……」

關銘健壯的身軀竟然一軟,整個人失魂落魄的坐到了地上。

-這麼蠢的辦法,你就不知道把人請家裡來玩?」「還有,每次隻能一個小時!時間越長,你姐的價值就越低,你難道不知道嗎?」陳思遠站在一旁,目瞪口呆。這一家人,原來血脈中擁有的是這方麵才能啊,冇做這一行真是屈才了。於是這兩天,陳家終於有了物資,一家人歡天喜地,唯有陳瑩天天都被綁著受辱,每天以淚洗麵。隻不過每當陳艷紅過來餵她吃的,她還是大口吃光所有的食物。一是實在太餓了,她也熬不住。第二是她想活下去。陳瑩的求...